目前在MHA巨坑之中
什么cp都能吃,几乎没有雷点
主要吃轰出胜
大家一起愉快地玩耍吧!

黏着系男子的十五年(结局篇2)

★ooc请注意!

★cp维勇

★“傻逼作者傻逼文”成就已达成

 

 

 

“所以,”披集说,“你爱上了一个和你酒后乱性了一把的陌生人。”他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勇利。“哥们儿你被人下药了?”

“我没有!”勇利分辩道:“我很清醒!而且我们已经不是陌生人了。”

“好吧,好吧,就算不是。”披集翻了一个白眼。“你确定他和你保持联系不是为了在他需要的时候把你约到小旅馆去?”

“维克托没有这么不堪。”勇利气愤地说。“不许这样想他。”

“我怎么想你管不着。”披集回敬道。“而且我又不是在惹你生气。我只是提出这种可能。我不想让你在投入太多感情之后发现自己被骗——”

“他不会骗我!”勇利提高了声音,一下子站了起来。“披集你怎么——”

“我只是不想让他伤害你!”

“你这些话就是在伤害我。”勇利冷冷地说。

披集焦急地锤着自己的膝盖,急切地说:“听着,我感觉那家伙不对劲!”他注意到勇利“好吧你就随便乱扯吧”的表情,提高了声音:“不我是有理有据的!那天我们从分店里出来往酒吧走的时候他就在跟着我们了!我当时以为那是我被害妄想症发作,才把他当成别有居心的人,知道第二天早上我发现把你捞走的人是他我才明白过来!他有企图,勇利,他肯定不是什么善茬儿,他——”

“我有什么值得他图的?”勇利的声音冷得像是冰窟。“我听够了毫无根据的指控,披集。”

披集好像给人施了封住嘴的魔咒一样一下子安静下来。他瞪着勇利,喉结滚动,像是想说些什么,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有说。他哀叹似的长吐一口气,倒在沙发上:“你爱如何如何吧。”

“可是我告诉你这些,不是想看到你在沙发上摆成一条咸鱼的样子的,披集。”

“那我能怎样?”披集反问。“我不知道他是否爱你——我对他一无所知。要我对你把自己整个心托付道他身上这回事表示支持太难了。我不是想要泼你冷水,我只是太焦虑了。”

勇利沉默着。披集等了一会,继续说:“而且这不仅仅是你们俩之间的事情。你要知道全世界都会来反对这段关系,你们想要走下去,必须要足够爱对方才可以。再好好考虑一下,好吗?都是快四十岁的老油条了。”

 

 

勇利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好考虑的。维克托懂他的一切想法,支持他的每个观点,默契得好像双胞胎。很难想象这个人和他相识只有几个月,而他们的相处模式已经堪比几十年的老朋友了。这么好的人出现在勇利生命里,好像是命运指引。而勇利也只能爱上他,好像这是命运规定。勇利是很唯物的人,但是在这一点上他很迷信。

勇利查看了一下维克托发来的地址。就是这里。一间咖啡厅。勇利推门进去,眼睛四处搜寻维克托的身影。他面前是一杯喝了一半的咖啡,沉静地坐在窗户边的双人座位上。他在桌子上轻轻敲打的手指和低垂的眼帘都在不经意中流露出一种忧郁的气质。勇利第一天就发现、而且与日俱增的一种气质。勇利有无数次都想要去问问到底是怎么了,但是他担心再次提起伤心的事情会再次伤害到维克托。所以只有一次次在心里想,你怎么了。

“嘿维克托。”他走到维克托面前。维克托好像被吓了一跳,猛地抬起头来。“啊,勇利。你来得这么早。”

“维克托更早不是吗。”勇利在他对面坐下。“抱歉,你等了很久吧。”

“没有。”维克托笑了一下。“反正没什么事情,就在这里打发一下时间。电影还有一会儿才开场呢,你是想要在这里待一会儿,还是出去走走?”

电影非常无聊。两人看了一半就不约而同地溜出了电影院。一下子多出来一个小时的闲暇,压马路好像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在长长的人行道上,两个人并肩慢慢地走着,手指时不时碰到一起。有无数次勇利想要抓住他的指尖,但是每一次他都在最后那一瞬间放弃了。他看着维克托冻得红红的鼻尖和耳朵。这样的维克托看上去非常孩子气。“也许维克托对我是有感觉的。”勇利突然有这样的想法。“也许我应该再主动一点,再努力一下?”

勇利的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这样:“这里让我想到了长谷津的大海呢。好想念啊。”

“我也很久没回过家了。”维克托说。勇利感到了一丝不对劲,好像是平滑的桌面上有个包,但是它很快就被勇利忽略了。“我其实不大喜欢回家。”维克托说。

“啊,不喜欢吗?”

“我父母都是很传统很严肃的人,虔诚的东正教教徒。”维克托对上勇利担忧的眼神,勉强笑了一笑:“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那真是……非常糟糕。我很抱歉。”勇利说。他想到自己温和而宽容的父母和姐姐,心里又是庆幸又是抱歉。

“那些都是过去式了。”维克托说。“我已经用不着为他们而担心。但是有些事情就是回不来了。”

他指的大概是和父母的关系吧。即使已经达成了谅解,却再也回不到原先的亲密。勇利想。他看上去太悲伤了。

“勇利,也有无法挽回的事情吗?”

“呃……有。”勇利说。

“虽然听上去很狗血,但是几年以前我遭遇了一次意外,所有的记忆都丢掉了。”他抬起头来,看了看维克托的神情。那张美得好像雕塑一样的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惊讶不如说是惊痛。“啊……就是忘记了。包括我自己的名字,我父母,我的家,还有一切朋友,都忘记了。我躺在医院里,有很多朋友和亲人过来看我,可是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他们是谁,内心也没有一点见到朋友的欢悦,就好像他们都是陌生人了。面对他们我总是觉得抱歉,可是那些过去的情谊就是再也回不来了。”

“一切都忘记了?”维克托呆呆地看着他。

“是啊,一切都忘记了。”

维克托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就好像他突然找不到自己的声带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用沙哑的声音说:“我很抱歉……那种感觉一定很糟吧。”

“呃,是这样,”勇利说。“因为随着记忆失去的还有情感,所以……就像面对陌生人一样。一个人是不会太在意陌生人的感情和想法的,是吧……这是真的很无情,所以总是觉得自己糟糕透了。”

他们沉默地走了一段路。维克托犹犹豫豫地慢慢问道:“那么,过去的事情,你还希望找回来吗?”

“曾经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放弃了,因为确实很难。重新开始就已经花去了我太多的精力,实在没有力气去寻找过去了。”

“那如果……如果是很重要的人呢?爱人,之类的。”

勇利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他看着维克托,却不懂他的神情,不知道维克托到底是好奇还是想要得到某个特定的答案。

过去的都过去了,先把眼前的撩到手再说吧。勇利想着,回答道:“如果那个人还爱我,那他就会自己来到我身边的吧。何必自己再去找呢?再说了……就算还有这个人,去找他的结果也不过是互相伤害……我已经,将我的爱意完全地忘却了。”


评论 ( 9 )
热度 ( 54 )

© 反语 | Powered by LOFTER